擔心發生軍事政變,10位前防長呼吁美軍不要介入總統選舉

火星方陣 2021-01-04 檢舉

擔心發生軍事政變,10位前防長呼吁美軍不要介入總統選舉

文/行走斯圖卡

最近幾天,美國民眾和媒體將目光聚焦在了一份電話錄音上。這段錄音可能指向了一起讓人感到害怕的大選舞弊丑聞,而事件的主角,恰恰是一直宣稱自己是“舞弊受害者”的特朗普本人。

據環球網1月4日報道稱,《華盛頓郵報》曝光了這段錄音,顯示出特朗普為了改變佐治亞州的選舉結果,直接在電話中命令佐治亞州的州務卿拉芬斯伯格“想辦法給他找到11780張選票”。

《華盛頓郵報》的總結可能更加形象,報道形容特朗普“時而奉承,時而乞求,時而又以模糊的犯罪后果進行威脅,試圖挽回自己的損失”——就好像一個考試不及格的孩子,想盡一切辦法讓老師給他加幾分。

但是特朗普明確提到了“11780張選票”,這是一個非常明確的數字,有整數也有零頭,說明這不是一個隨便編出來的數字,而是經過精確計算、精心挑選的數字。有人認為,不僅僅只是針對佐治亞州,每一個在大選中泛藍的紅州,特朗普團隊都有一本帳和一個明確的數字,指導這些州如何修改大選結果;之所以先選擇佐治亞州,是因為這個州一直是傳統的紅州、紅脖子的聚集地之一,“勸說”起來相對容易,一旦在佐治亞州成功“翻盤”,特朗普團隊就會立刻對其他州展開游說或者威脅,直到改變大選的結果為止。

如果事情正如外界猜測的那樣,那么特朗普就是在干一件“驚天大案”:赤裸裸的選舉舞弊!這件事讓人想起了“水門事件”,不少美媒也在將這兩件事進行類比,但是特朗普的行為比當年尼克松要惡劣得多。

“水門事件”中,尼克松并沒有想著去改變選舉結果,他是讓人竊聽競選對手的競選策略,而他被迫辭職的原因是“妨礙司法”;但是特朗普做的事情,已經遠遠超出了“妨礙司法”的范疇。

在他卸任前的這段日子里,特朗普對美國政治體系、司法制度的破壞,恐怕遠遠超過了前三年的總和。他利用總統職權、搶著“特赦”一些敏感人士,包括“通俄門”的主角弗林、親家公查爾斯·庫什納、參與2007年巴格達屠殺平民事件的黑水公司雇傭兵,等等;現在他又要求州務卿直接修改選舉結果,有人說特朗普距離希特勒還差一個“啤酒館暴動”,這一點都不夸張:希特勒有沖鋒隊、特朗普有驕傲男孩;希特勒有《我的奮斗》、特朗普有《交易的藝術》;希特勒是一個在德國的奧地利人,特朗普是一個在美國的德國裔——才過去一個多甲子,歷史就差一點陷入了輪回,美國幾乎是“屠龍少年終成惡龍”的結局。

美國所有在世的10位前國防部長于1月3日在《華盛頓郵報》上刊登了一封聯名信,公開呼吁美軍不要介入總統選舉的爭議。這封信寫道:總統選舉已經結束,他們對特朗普試圖翻轉總統選舉結果的努力沒有任何同情心,五角大樓如果牽扯其中,將會帶來災難性的結果,因此他們敦促美軍不要采取任何可能破壞選舉結果或者有損于政權過渡的政治行動。

這些前防長的擔憂不是沒有原因,因為新防長是特朗普的心腹。為了改變選舉結果,特朗普都敢直接對選票下手,那么又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特朗普可能會下令軍隊介入?此前“黑命貴”運動在全美蔓延的時候,特朗普一再威脅使用軍隊去對付民眾——為了政治利益,他可以視數十萬條人命為草芥、可以將所有人污蔑為“恐怖分子”,還有什么他做不出來的?

2020年是美國失敗的一年,但是白宮里那個不服輸的倔老頭,還想著要“扭轉乾坤”;有的時候玩得過火就會引火燒身,他給佐治亞州務卿的那通電話,已經危及美國根本的政治體系,觸碰到政治和官僚集團的根本利益,如果說2021年還有什么瓜可以吃,或許我們可以期待民主黨和傳統官僚集團對特朗普的“反攻倒算”,看看他會不會再創造一個新歷史,那就是成為美國史上第一個被捕入獄的“前總統”!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