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系是時候改善了,美國越“優先”,中國朋友越多

國防時報排頭兵 2021-01-04 檢舉

1月4日的參考消息頭題是《中美關系有望打開“希望之窗”》,文章引用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的話稱,“最可持續的領先是不斷提升自我,而不是阻擋別國的發展”“中美完全可以找到既有利兩國、又造福世界的大國相處模式”。這兩句話一針見血地表明了美國對華打壓的實質,更表明中美之間的關系應是合作。

回望特朗普政府期間的中美關系,惡化到了極點,對華打貿易戰,對中國科技企業打壓、制裁,對中國香港內政說三道四、妄加干涉,無理侵犯中國南海,派偵察機騷擾我近海區域,多輪對臺軍售……這些都讓兩國的外交關系走向冰點,而損傷的是兩國人民的利益。看看破敗的中美關系,如今到了確實該改善的地步了,臨近美國總統換屆,中美人民都期望中美關系能迎來一個拐點,這不只對中國有利,也對美國有利。

中美關系是時候改善了,美國越“優先”,中國朋友越多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

中方希望拜登政府重拾理性,重開對話

近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說,“中美關系已經來到新的十字路口,也有望打開新的希望之窗。希望美國新政府重拾理性,重開對話,兩國關系重回正軌,重啟合作。”

中方的表態,也是看在美方的意愿的。從拜登與哈里斯競選時的發言可以看出,他們的外交政策與特朗普政府的不同之處在于,他們將俄羅斯視為美國的最大威脅,而不是中國。

拜登是中美建交以來兩國實力變化的見證者和參與者。

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拜登作為美國參議員代表團成員,首次訪問中國大陸,當時美國視中國為制衡蘇聯的東方大國。他當時是對華接觸政策的堅定支持者,他支持給予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他也致力于一個中國政策,支持美國在臺灣問題上采取“戰略模糊”政策。

1991年8月,中美外交重啟,拜登當時以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身份,率參議院代表團訪華。

2011年8月,擔任副總統的拜登曾帶著家人訪華,當時他的主要目的是與中方高層建立關系。彼時的中國剛剛躋身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當年,拜登還在《華盛頓郵報》上發文質疑小布什總統有關“美國對保護臺灣負有義務”的表態;他還曾表示,“若因‘臺獨’而引發臺海軍事沖突,美國不應出手干預”。

2013年,拜登再度訪華,當時他表示,“一個崛起的中國對美國和整個世界都具有積極意義”“美中關系將影響21世紀的進程”。

2020年10月25日,拜登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60分鐘》節目采訪時明確了他對中國的定位。他說,俄羅斯是美國當前最大的威脅,中國是“最大的競爭對手”。

縱橫美國政壇數十載的拜登,對中國不可謂不熟悉。現在作為決策者,他更應認識到中國崛起的現實和美國領導力的軟肋。拜登將如何處理中美關系這一當今世界最重要的雙邊關系,倍受矚目。

中美關系是時候改善了,美國越“優先”,中國朋友越多

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只會讓中國同多國聯系更緊密

特朗普執政前,美國官方一直主張“歡迎一個和平崛起的中國”的立場。但到了特朗普執政期間,這句表述沒了,更是否認中國崛起,否認中國的科技及經濟發展取得的成果,并采取霸權手段封殺和打壓。而這一政策肯定會影響或左右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目前,拜登及其提名的國務卿布林肯等主要成員也不再提及“歡迎和平崛起中國”。拜登主張和盟友及合作伙伴形成統一戰線,再應對中國。拜登最近曾談到,新政府外交政策的總體方針,即“美國回來了,美國不再是單槍匹馬”。

拜登在執政后,其很可能會首要解決國內疫情問題。而在對華政策上,其短期內或依然延續特朗普對華政策,對華展示強硬姿態,這是美國國內政治因素的考量,也是為了執政的順利與方便。但長期來看,拜登或會理性看待中國崛起、制定與中國打交道的正確策略。而其若依然采取特朗普路線,其對美國是百害而無一利的,這從近段時期中國與多國的互動與達成的協議就能看出來。

最近,中國與歐盟于2020年末完成了歷時7年的《中歐投資協定》(CAI)談判,這是中國繼11月與日本、韓國、東盟、澳大利亞等國簽訂《區域全面經濟伙伴協定》(RCEP)后,經貿外交再下一城,這證明了“逆全球化”是不現實的,特朗普掀起對華貿易戰、帶隊脫鉤中國、重返保護主義路徑,未沒有得到各國的認同與支持。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