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正確解讀中印第九輪軍長級談判成果

觀察者網 2021-01-26 檢舉

【文/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沈逸】

2021年1月24日,中國國防部發布了第九輪中印軍長級會談的聯合新聞稿。軍長級會談,是2020年5月中印邊界地區因為印方主動越界行動造成緊張局勢以來,雙方在實踐中形成的解決邊境事態、維護邊境地區和平穩定的一種務實創新的對話機制。

此次發布的第九輪會談聯合新聞稿,是從2020年6月6日開始,持續談判之后取得的一個階段性成果。從內容看,新聞稿顯示,雙方就中印邊界西段實際控制線地區脫離接觸問題進行了坦誠深入的意見交流;雙方同意盡早推動一線部隊脫離接觸,確保一線部隊保持克制,共同努力推動降溫緩局(對應的英文表述為“advance de-escalation”),穩控西段邊境實際控制線地區的局勢。這些看上去波瀾不驚的內容背后,清晰地折射出中國在兩個戰場,即中印邊界西段實際控制線地區和軍長級會談談判桌上,持續穩健地取得進展與成就。

沈逸:正確解讀中印第九輪軍長級談判成果

截圖來自央視新聞

解讀中印軍長級會談成果必須了解其特殊背景

從具體戰術層面來看,軍長級會談是印度方面在中印邊界地區擅自采取行動,打破地區穩定和安全之后的產物。2020年5月,印度首先在中印邊界地區采取單方面的越界行動,破壞該區域的安全與穩定。6月15日,更是發生印方違背6月6日第一次軍長會議承諾的越界沖突事件,印度一線部隊的個別中層軍官,既缺乏必要軍事才能,又被政治投機需求沖昏頭腦,率隊制造了令各方震驚的加勒萬河谷事件。從實際效果看,因為中國人民解放軍一線部隊在加勒萬河谷事件中給予越界尋釁者堅定有力的回應,沒有讓印方的戰術投機行動取得實質性收獲,中印軍長級會談才得以在加勒萬河谷事件之后持續進行。

換言之,中印軍長級會談能持續展開至今本身,就是中方成功的象征:用有理有力有節的行動處置現場一線部隊,壓值了印方的戰術投機行為;后續又有多軍兵種力量展示和快速部署,在邊境地區及其支撐縱深地帶,對印方企圖增兵、擴大沖突規模等軍事冒險行動形成了有效威懾;在談判桌上,中方用堅定意志、韌性及頗具戰略智慧的談判技巧,與具有顯著不確定性、難以常態化理解的印度談判對手,堅定而持續地推進軍長級會談,并將會談聚焦于可操作性的具體問題,繼而有效穩控西段邊境實際控制線地區的局勢。

從宏觀戰略層面來看,軍長級會談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其長期存在并不斷取得成果,事實上為中印關系、區域乃至全球的安全穩定,發揮了戰略穩定器的作用。經過客觀分析,我們不難發現,2020年5月由印度越境挑釁誘發的本輪中印邊境沖突,特別是6月15日的加勒萬河谷事件,發生于一個特定時期:新冠疫情對全球各國構成嚴峻威脅,印度國內的疫情發展更是讓全球感到擔心與不安;中美關系則在美國國內疫情和選情的共振之下,經受著日趨強烈的頂頭風的沖擊與挑戰,美國戰略精英毫不掩飾地拉攏印度,將印度抬出來和中國打擂臺,用美國版的印太戰略來牽制、乃至圍堵中國發展的整體構想。但是,印度國內躁動的民族主義,基于對局勢的明顯錯誤認知與判斷,實施了軍事投機冒險行動。

雖然表面上看來,發生在中印實際控制線現場的沖突,被媒體戲謔為“冷兵器沖突”,但對中國來說,面臨的挑戰和考驗可能是空前:一方面,不能不做出回應,否則會導致軍事冒險投機取得不應有的回報,繼而導致得寸進尺式的升級;另一方面,這種回應必須被控制在一定范圍之內,避免因過度回應而誘發局勢失控和升級,尤其是如何避免華盛頓因中印沖突失控而成為得利的漁翁,這一點就更是與中國宏觀戰略需求密切相關的了。

此外,需要說明的是,作為一個具有顯著個性化特征的對手,印度獨特的歷史、社會、文化背景,特殊的國內政治結構,以及由此決定的“不可思議的印度”(Incredible India)模式的特殊談判風格,使得構建、維系并持續推進一個穩健的談判機制與模式,成為一項極富挑戰性的工作。

解讀中印軍長級會談成果必須具備系統和動態的視野

中印邊界沖突是一個動態發生的具體個案,軍長級會談是一個應對具體個案而出現的創新機制。認識和理解軍長級會談所取得的成果,需要具備系統和動態的視野,簡單回溯2020年6月6日開始的九輪軍長級會談,可以發現九輪會談大致分為兩個階段,基本以第五輪會談作為分界點:

第一輪到第五輪是會談第一階段,主要解決的問題,是將印度帶回到談判桌上,放棄不切實際的軍事投機冒險舉動,確保軍長級會談成為解決問題的主要平臺,實現中印之間的戰略穩定。這是綜合運用各種手段的共同結果。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